九歌

我居于我自己的光辉里,我自己再饮下从我爆发出来的火焰。


什么都吃,杂乱无章,短篇段子狗,瞎写吧。

一个观看绝赞老座推车的感想报告(这是什么!!!

  • 于是情人节就写个段子吧……梗来自绝少神座推车!!!

  • 大致是神日,有一点微妙的神盾(?)





塔和城的天空开始下坠。

栉比鳞次的建筑在铅灰色中轰然倒下,混凝土块滚落地面,黑发的少年站在废墟之中,破碎的玻璃尖泛起凛冽的冷光。


血红的眼无机质地凝视着仓皇四散宛如蚂蚁的人群。

“……无聊。”


吐出这样的句子,冷漠少年转了身,看向身后摆放着的,一边一个的布偶头颅。

白色的天使熊,黑色的恶魔熊。


“唔噗噗噗噗~果然是你呢~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前辈❤~又见面了唔噗噗~~~”

两只熊发出了同样的诡笑,少年置若罔闻地走上前,将两颗头抓起。


手小头大导致没抓稳脑袋滑脱咕噜咕噜连环滚撞柱子上停下来。

某人:“……………………………………”


他面无表情再过去抓起。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某人:“……………………………………”

无视了黑熊与白熊“喂!你当是保龄球吗!我的脑袋可不是给你玩的!你个生活无能的白痴天才!”、“就是就是嘛~明明旁边有推车嘛~神座前辈连这个也不会用吗唔噗噗噗噗~”的聒噪,神座出流漠然望向不远处铁皮的、大约是运载水泥的小推车。


“……无聊。”


………

……………

……………………


……………………………………颠簸,颠簸,小推车在废墟大道上颠簸,向着夕阳颠簸~颠簸又颠簸,老座推车啦~

摇摇摆摆中,推车上的黑熊与白熊迎着不断掉落的残骸,齐声唱起了“嘟啦啦”的歌~



水波纹的屏幕画面映入眼中,日向创神色古怪地坐在椅上,脸仿佛吃了十斤黄连般地扭曲起来。

终于,他受不了捧住肚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为什么你还真去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倒坐着的神座出流下巴磕着椅背,海藻一样的发划过肩,已经知道了何为感情的某乖宝瘫着脸伸出手。


然后一拳把边上的黑白熊偶打爆啦!!!!(o#゜曲゜)o !!!!!

评论(3)
热度(28)

© 九歌 | Powered by LOFTER